U-ACTION 2015「香港下一刻」作品巡禮

 

1.《港話》

20xx年,香港政府將市民分為一等人及二等人。收入二萬四以下的市民為二等人,法例­規定必需戴上發聲器,方便政府監聽巿民的說話內容。而一等人掌管香港的經濟和政策,可­以豁免戴上發聲器。
政府每年都會舉辦一個生存遊戲,贏得這場遊戲的二等人可以成為一等人,獲得免戴發聲器­說話的權利以及一層私人樓宇。政府希望透過這場遊戲,證明二等人都可以成為一等人,給­二等人一個「希望」。
Rick是本年度生存遊戲的赢家,政府領導人安排他向全港市民發表演講,但其實背後一­切都是保安局局長的陰謀,打算把自己推舉為新的領導人,而其實一場革命也即將展開..­.

 

2.《鴛鴦》

傑和聰是兩名小混混,因欠下湖南幫一股債,所以決定打劫茶餐廳老闆填補債務。在打劫途­中卻發現茶餐廳原來是黑社會四川幫處理家事的場所,兩人只好扮伙計招呼四川幫。但卻巧­合下發現四川幫的秘密……

 

3.《對岸》

我們都想像著自己的未來,不論是美好的,還是平淡的。
在所謂的安穩下,我們能自己作主,迎來人生的下一刻嗎?

埋沒於工作下的 Alan,已被困於一刻之間,這全因他被潛移默化的無情與決絕。
他終於憶起他所失去的東西,卻已對自身的變化毫無感覺……

 

4. 青年行動推薦獎:《愛民邨的電器》

住在愛民邨的深伯,有一個習慣,便是喜歡修理被人扔棄的舊電器,認定舊物只是舊了一點­,還是有用的。兒子張名,及媳婦阿瑜一向不喜歡家中太多這類垃圾,最終因舊電器而跟他­吵了起來。

之後,張名送深伯入去老人院。而老人院的陌生環境令他感到非常不安。
最後,深伯離開了老人院,卻沒有意願回去不再屬於他的家庭。而張名得知後,四處尋找他­的下落。

而一個決心離開家庭的老人家,哪里能容得下佢,而社會的價值觀又重視老人家嗎?

 

5. 優秀演員獎:《舊城誌》

6. 最佳導演:《共犯》

「所有人都是兇手
因為我們都在可以擇善固執的時侯選擇了明哲保身」
過些年後,在香港的某處有一個大型製藥工場,與政府緊密合作,但卻無人知曉其製造什麼­。任誰都會猜測裡面生產的,是陰謀、是邪惡,但從來不曾有人嘗試去挖掘真相。
這個故事,則由一名剛畢業的應徵者開始…

 

7. 最佳短片及最佳編劇:《夢遙者》

回歸五十年,香港報館相繼倒閉,

傳媒最終在政府全面監控之下。
而人民脖子上的智能晶片,
以新香港人為名,監察為實,
更像是顆準備爆發的計時炸彈。
張靜帶領的OXYGEN成員挑戰強權,

望能喚醒安於現狀的香港人,

卻不知不覺地置身於旋渦之中。

 

參加U-ACTION 2015

計劃資助申請

申請詳情

第一步:

構思一個以《香港下一刻》為題的拍攝計劃(大綱), 以影片重新想像香港未來的可能性,內容可涉及土地公義、永續發展、公民社會、弱勢權益或資源共享等,亦可以香港其他社會議題為題材。

第二步:

獲接納的拍攝計劃,參與劇本進深班及經甄選批核後,將可獲上限港幣20,000元的資助。

第三步:

開始拍攝行動,進入現場!

完成作品於【錄像節頒獎禮】上公開播放,藉此向世界作出青年宣告。

.

申請資格:

15 至 24 歲青少年,每隊人數不得少於4人,核心成員 ( 監製、導演、編劇、攝影和美術指導 ) 中至少3人符合年齡的要求;未滿18歲的申請者須有推薦人,推薦人可以是家長、學校老師或團體負責人。

.

評審準則:

短片主題及創意(70%)

短片製作費、資源運用及項目管理(20%)

短片示範性和所能產生的迴響(10%)

.

報名方法:

申請隊伍須將填妥的劇情片參加表格紀錄片參加表格,郵寄或親身遞交至:沙田亞公角山路33號突破青年村【U-Action青年行動錄像節2015】收;截止報名日期為2015年4月15日。

.

申請須知:

  1. 遞交之拍攝計劃及甄選批核後所交之劇本須為原創,並不曾發表或製作成任何錄像作品;
  2. 資助將分兩期發放,第一期 (70%) 於2015年7月(拍攝前)發放,第二期(30%)則於2015年10月(拍攝完成)遞交影片及財政報告後發放;若計劃實際開支超越資助限額,突破機構不負責支付差額。如計劃開支少於資助限額,申請人必須把差額交還突破機構;
  3. 拍攝計劃必須於2015年至7月15日至9月30日推行,於9月30日或之前交片;並於10月15日或之前遞交財政報告。財政報告包括所有支出文件正本,例如收據及發票等;
  4. 作品要以Full HD拍攝,像素1920×1080,以mov格式遞交作品,片長以8-11分鐘為限,並附有中英文字幕;
  5. 成功申請資助之隊伍必須出席2015年5-7月的【劇本進深班(一)、(二)】和11月的【錄像節頒獎禮】,確實日期容後通知,如未能出席相關活動,突破機構有權撤回資助。
  6. 每隊伍可提交多過一份拍攝大綱,惟最多只會獲一項資助;
  7. 參加隊伍亦可申請其他資助,惟不得超過計劃預算的50%,並必須申報有關資料;
  8. 獲資助隊伍有按計劃書完成作品的責任。如計劃有任何更改 (包括核心成員或劇本) ,必須以書面通知突破機構,並獲得同意,才可繼續進行計劃,突破機構有權重新檢視計劃,撤回資助;
  9. 所有遞交之文件均不獲退回;
  10. 參加隊伍遞交報名表格後,即表示接受【U-Action青年行動錄像節2015】參加要求及細則,突破機構擁有相關爭議之最終決定權及修訂該等規則及表格之權利;
  11. 獲資助隊伍倘未能在2015年10月前完成計劃或進度未如理想,又或未能附合大會所設之要求 (如滙報進度、出席劇本進深班、會議、頒獎禮及遞交財政報告等),突破機構有權撤回資助;
  12. 突破機構會主動探訪受資助隊伍,以了解進展。受資助隊伍有義務協助是類安排。

突破機構U-Action2014入圍隊伍

《reImagine HK: 打破迷思.實現城市公義》

入圍Drama共7隊;Documentary共3隊 (排名不分先後)

類型

作品名稱
Drama 教予學
Drama 如果香港能夠重生
Drama 對立
Drama 2047
Drama 火苗
Drama 宣王
Drama 走跳投
Documentary 這一代的火苗
Documentary 不必要的沉默:彩園夜巿遊記

Documentary

流動青年人口:「城鄉再思」

U-ACTION2014劇本顧問

本屆錄像節邀請了歐文傑先生及潘達培先生擔任顧問,啟發入圍隊伍撰寫短片劇本。

 

歐文傑先生

劇情片組顧問:

歐文傑先生

電影編劇、導演,曾參與編寫<<單身男女>>、<<高海拔之戀II>>,獲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編劇。

其編導短片<<聖誕禮物>>曾獲鮮浪潮大奬及公開組最佳電影獎,並獲香港獨立電影及錄像比賽公開組金獎。

 

潘達培先生

紀錄片組顧問:

潘達培先生

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專業顧問、《鏗鏘集》前資深編導

歷屆得獎導演分享

2013最佳短片《同流》導演鄭東綽先生分享參加U-ACTION的感受。

2013最佳短片《同流》

短片簡介:

一群大學生在舉辦學會典禮前,尋找食物贊助時,找到一間平民餐廳老闆娘支持,然而傳媒卻質疑為何不找大財團贊助,又為何大學生要舉辦這樣的派對…….在這世代已經很難分辨甚麼是公義。

《同流 》導演:鄭東綽、蔡浩峯

本片榮獲最佳短片及最佳導演兩個獎項。

U-ACTION 2014錄像節要探討的是什麼呢?

本屆U-ACTION 錄像節要探討的是什麼呢?簡介會當日突破機構青年媒體總監梁柏堅先生用了3個R演繹錄像節主題:

Re-imagine HK【重新想像香港的未來】

分享嘉賓:梁柏堅先生

今天,是不折不扣的亂世。傳媒人被斬,高壓維穩維出暴力反抗,生存空間被擠壓,權勢橫行,暴力升溫。中間,有兩種反應,很常見。

一是「係咁㗎啦」的麻木抽離。有人說,要對恐怖襲擊,要如常生活。對某些人,這是表達要堅持,不要被打倒;但對某些人,這句「如常生活」是指與我無關,是一種迴避,間接助長黑暗。

另一種反應是奮力抵抗,革命鬥爭。抗衡壓迫,是重要的,但也有些做法,在別人頭上扣上空洞的帽子,只求動員,只求權勢倒台,但歷史告訴我們,一個權勢倒台,往往只是換上另一個權勢,換湯不換藥,困局仍是困局——而更麻煩的是,希望幻滅後,人會變得更絕望。

今次的主題Re-imagine HK,重新想像香港,是在問:在反常當平常的社會,怎樣才不會「一切如常」,不會不斷「loop死」?

重新想像,是Breakazine!在兩年前開展的一個主題。怎樣才不會使這想像淪為空想?我們可以藉着Breakazine!《顛覆分子》的英文書名(Radical Re-imagination for Rejuvenation)中另外兩個R字頭的字去看。

第一個R是rejuvenation,即是重生,死過翻生。焦點是,我們的想像,是希望大家都有生路。當我們為求勝利,不擇手段,當事過境遷,我們留下的就只是一片焦土,無生路可言。

第二個R是radical,一般譯做「激進」。換過另一個說法,這是《狂舞派》那句名言:「為了夢想,你可以去到幾盡?」裏的「盡」。激進,是指盡,是指堅持,是指拒絕「hea做」,是指認真行動,是攞命的認真。

但,是什麼能使人有這種堅持?Radical這個字,其實有另一個意思。這個字的字根是root,根、根源——我們原初的目的是什麼?本來是為了什麼?我們要如何做,先至能夠回想起?

首先,我們要暫時清空心裏的理論、慾望,回想起生命深處、最初的感動,那來自你生活的感動,來自你成長時所經歷過的勸好,那些今天似乎已漸漸失去的美好。

今次U-Action 2014是要邀請你透過短片,透過社關行動,重新捕捉這份美好,刺激這個社會去重新想像,跳出「loop死」的循環。

至於這個社會如何「loop死」,請你試試閱讀Breakazine!,特別是今期《設計生活》,希望大家發你的想像力,去到這個社會,尋找這些能刺激我們去想像生路的故事,突破社會的枷鎖。